收藏网站:http://shoucang.qikan.com

收藏2016年第9期  文章正文

师古不泥古

字体:


  在二十几年的艺术创作实践中,我深感自己受益于早年持续而不间断的临摹之功。正如俨少翁所言:“画读得多了,胸中有数十幅好画,默记下来,眼睛一闭,如在目前,时时存想,加以训练,不愁没有传统。”

  对我而言,没有俨少翁的好记性,可以读画而过目不忘。我的方法是见到名作,尽量多读、多临、多思,无论构图、气脉还是山、石、树、溪的笔法墨法几熟稔于心,养在其中,其意自得。

  有朋友说我临研画太苦,但自我的老师龙瑞先生而上,到可染,再到白石先生,都是苦学出身,可染先生更是自称苦学派。龙瑞先生几次和我们谈起可染先生,认为“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”的方法和途径就是从临摹研究传统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收藏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